首页 > 天水在线 > 证券新闻 > 正文

中国石化净利降三成 康达尔直面牛散“逼宫”


17/05/01    来源:http://www.tarjum.com 足球投注网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中国石化3月22日晚间公布年报。由于油价下跌,公司2014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8259.14亿元,同比下降1.9%;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474.30亿元,同比下降29.4%;基本每股收益0.406元。公司董事会建议派发末期股利每股人民币0.11元(含税)。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分业务板块看,由于原油价格同比降低等原因,中石化勘探及开发业务2014年实现经营收益471亿元,同比降低14.1%。公司全年实现油气当量产量480.22百万桶,同比增长8.4%;生产天然气7164亿立方英尺,同比增长8.5%。

  由于油价下跌以及消化高成本库存等原因,公司炼油毛利亦被大幅压缩。2014年公司炼油业务亏损20亿元。

  营销及分销业务是中国石化2014年最引市场关注的板块,当年公司启动了销售业务改革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与25家投资者签署了增资协议,目前,约1050亿元股本融资已按计划实现。不过,同样由于需要消化高成本库存等因素影响,公司该板块经营收益同比降低16.2%,为294亿元。

  化工业务板块依旧低迷。由于化工产品价格下跌等原因,公司全年化工业务经营亏损22亿元。

  对于2015年,中国石化在年报中指出,勘探及生产板块计划境内生产原油300百万桶,境外48百万桶;计划生产天然气8863亿立方英尺;炼油板块计划加工原油2.43亿吨,生产成品油1.52亿吨;销售板块计划境内成品油经销量1.73亿吨;化工板块计划生产乙烯1090万吨。

  曾经经历过吕梁“黑庄”事件、一度濒临退市的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康达尔,000048),股权纷争进入新阶段。

  9月15日,停牌一周后的康达尔公告称,在出售资产方面已与燕园创新(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就涉及出售资产标的初步达成了意向。此前康达尔停牌公告表示,拟出售价值约3.9亿元以上的公用事业板块公司股权,置入控股股东华超投资旗下的商业物业和物流用地。

  有投资者猜测康达尔该做法,是在“牛散”林志联合京基集团、王东河结成一致行动人,进一步“逼宫”康达尔控股股东华超投资的背景下做出的反击。不过,康达尔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出售公用事业板块的目的是为聚焦主业,交易方燕园创新与华超投资没有关联关系。

  “牛散”隐身13个股票账户

  在康达尔宣布停牌的前一天,即9月7日,公司发布《权益变动报告》显示,公司股东林志、京基集团以及王东河达成一致行动人协议。

  其中,林志(通过其控制的13个股票账户)持股19.8%,京基集团持股4.84%,王东河(京基地产副总裁)持股0.09%。上述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康达尔股份9.666千万股,占康达尔总股本的比例为24.74%。

  同日,康达尔发布的另两份公告称,上述一致行动人所披露的持股比例与康达尔股东名册所记载的股东持股情况不同,其实际持股比例为10.27%;同时,康达尔临时董事会决议,将以诉讼方式向林志等13名自然人追缴短线交易收益。

  结合近期康达尔的公告,一场控股股东与牛散的股权卫冕战跃然而出。而围绕卫冕战的进攻方林志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的争端也一直不曾停歇。

  根据该公司去年年底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林志通过其控制的13个股票账户,自2013年9月5日开始买入股票分别至当年10月10日、10月29日和12月11日,合计持有康达尔股份比例分别达到5%、10%和15%。

  康达尔方面表示,截至2015年6月末,其前十大股东中,第三名股东陈立松、第八名股东温敏、第九名股东邱洞明和十名后的另九位股东陈木兰、林举周等的股票账户均受林志控制,13个账户合计持有公司19.8%的股份。

  在“分身”把戏被戳穿后,林志也由于在触及举牌红线时均未依照相关规定履行报告、通知及公告义务,而于去年11月25日被深圳证监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要求林志改正,并给予警告,处以罚款60万元。

  控股股东出手自卫

  按林志方面的口径,林志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份占康达尔总股本的比例为24.74%,并且不排除未来十二个月内进一步增持。而目前康达尔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也不过31.66%,面对步步进逼,华超投资也积极反击。

  今年6、7月,华超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季圣智等曾在高位多次增持,保护第一大股东地位决心昭然。

  9月8日的停牌公告也引发投资者的疑虑,担心华超投资为保地位,注入自家资产的同时将原本收益稳定的公用事业板块通过躲闪腾挪纳入自家囊中。对此,康达尔公司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出售公用事业板块的目的是为聚焦主业,交易对手燕园创新与华超投资没有关联关系。

  此外,康达尔还宣布将起诉林志等人,追缴短线交易收益。

  此前,由于未曾履行信披义务,林志也因此绕过了短线交易的限制。《证券法》第四十七条规定,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将其持有的该公司的股票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

  早在2014年12月22日,康达尔董事会曾要求林志等13名自然人向公司上缴股票短线交易所得收益,但该费用一直未上缴。

  而最新详式权益报告书显示,林志于今年6月曾买入1560万股,个人持股达到5.33%,但同期林志还减持了1.1万股。此外,林志配偶曹燕梅、京基集团董事陈辉之女陈家慧,3至8月期间均买卖过康达尔公司股票。

  9月7日,康达尔发布公告称,林志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披露的持股比例与康达尔股东名册所记载的股东持股情况不同,其实际持股比例为10.27%。

  对于股权认定问题,康达尔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如果权益变动报告书披露的持股数额包括了与林志一起违法购买公司股票的12名自然人所持的股份数,也应如实披露每个人实际持股数,并将其列为权益变动报告的签署方,按照权益变动信息披露义务人的标准来披露他们的信息。

  康达尔认为,林志与另外12个自然人可能涉嫌虚假信息披露,因其并未参与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也没有作为一致行动人来披露。如果林志等人不认为是数据披露错误,那就是恶意隐瞒参与一致行动的人士,性质更为严重。

  争夺背后或因地产收益

  从与林志联手的京基集团身上,或许能够找出为何对农业概念股康达尔穷追不舍的原因。

  康达尔今年上半年营收增至12.32亿,同比增长68.55%;归股净利润1.44亿,同比大幅增长24.89倍。特别是二季度单季确认收入8.66亿,同比增长117.04%;盈利1.38亿,同比增长68倍。以上利润的来源,主要为对山海上园项目一期2号楼已具备交付条件的商品房确认销售收入。

  康达尔的前身是大名鼎鼎的中科创业,在上世纪末臭名昭著的吕梁黑庄事件后,华超投资接手了康达尔,此后康达尔就成为了一只业绩平平的农业股。

  转机出现在2011年11月。彼时,康达尔获得了深圳市西乡和沙井两块商住土地的开发权,西乡项目只是象征性地交了一千多万的土地出让金。

  今年为康达尔贡献了巨大利润的山海上园,正是4年前的西乡项目。该项目周边生态环境极佳,而极低的土地出让金压低了成本,使得康达尔在这个项目上的潜在利润巨大。2014年就有人估算,其可售的35万平方米的住宅面积的销售收入接近百亿,除住宅面积外另有15万平米的铺面和写字楼价值也达60亿到80亿。

  此外,4年前康达尔取得的沙井项目,虽较西乡项目土地成本稍贵,但仍是颇具潜力的项目。业内人士估测,这两个项目未来将为康达尔带来最低200亿的潜在利润。

  康达尔无疑也对这笔收入颇有信心,早在2013年5月,康达尔就在深圳前海成立深圳市康达尔前海投资有限公司,要涉足P2P业务等互联网金融领域。其背后的底气,无疑是房地产业务未来可能产生的巨大现金流。

  除了已开发的地块,作为农企,研报显示康达尔在广东东莞土地流转了几千亩土地作为养殖基地,且保留作为旅游与地产发展用地的可能。

  康达尔在地产方面的潜力,无疑对京基集团这样的老牌房地产大鳄、曾经的深圳第一高楼京基100的缔造者有着巨大吸引力。

  尽管此前京基集团公开表示看好康达尔未来的发展前景与投资价值,目前入股康达尔仅属于长期投资行为。但在其8月的增持行动中,京基集团一共买入1.890千万股,粗略估算耗资约5亿元,而其2014年全年净利润约为8亿元。

  一位分析人士表示,并不排除其希望通过入股的方式谋求在地产业务方面的进一步合作。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要求一个项目的利润至少要达到50%-60%。康达尔低廉的拿地价格对利润的提升显而易见。

  新京报记者就此问题致电京基集团及京基地产,但公司方面表示相关人士不在公司,无法解答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中国石化资本开支继续压缩。根据年报,2014年公司资本支出为1546.40亿元,比年初计划压缩4.2%。而2015年,公司计划资本支出为1359亿元,比2014年继续缩减12%。

  公司同时预计,由于原油价格大幅下滑,炼油和成品油销售业务消化高成本原油、成品油库存,导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预计2015年一季度业绩将处于盈亏平衡点附近。

  □新京报记者 陈杨 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