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水在线 > 证券新闻 > 正文

沃华医药实现净利润3828万元 在外地赌博时被抓获


17/05/24    来源:http://www.tarjum.com 网上赌球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北京商报讯(记者 刘泽先 彭梦飞)昨日晚间沃华医药(002107)率先披露了沪深两市的第一份半年报,这也是沃华医药在率先披露两市第一份2014年年报后再一次拔得头筹。而率先披露半年报的沃华医药交出的成绩单也相当的亮眼,公司2015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3828万元,同比增长了692%,业绩增长近7倍。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男子刘松壮是两家国企的财务人员,他利用管理财务公章的便利,先后从公司挪用288万余元用于炒股。不料股票遭遇严重亏损,刘松壮遂携款潜逃。逃亡6年后,刘松壮因赌博被抓。近日,市一中院终审以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6年。

  值得注意的是,沃华医药2015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88亿元,同比只增长了10.71%,营业收入增长比例和净利润增长比例之间出现如此大的差距说明公司产品毛利率得到了一定的提高。沃华医药也表示,公司净利润出现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公司主导产品心可舒片2013年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已完成了国内大部分地区的销售网络布局。据公司半年报,心可舒产品在今年上半年为公司带来了1.44亿元的营业收入,而其毛利率也较去年同期增长7.67%达到了83.3%,同时公司还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营业成本,如此一来才有了近7倍的业绩增长。

  >>案情

  用公款炒股“打水漂”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现年42岁的刘松壮,在2000年7月至2003年5月间,利用担任北京市京泽贸易公司(以下简称京泽公司)及晋城市富华实业总公司(以下简称富华公司)财务人员、管理财务签章的职务便利,以转账支票形式,先后从富华公司挪用208万余元,从京泽公司挪用80万元。

  随后,刘松壮将挪用的288万余元存入他以妻子的名义开设的大同证券公司晋城营业部股票账户,用于买卖股票。其间,刘松壮亦将个人现金71.1万元投入该股票账户,后共取现35.8万元。截至2007年3月,刘松壮购买的股票遭遇严重亏损,于是他将账户中的股票全部卖出,取现90670元,携款潜逃。

  2014年5月29日,刘松壮因涉嫌赌博,在山西省晋城市被抓获,到案后他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赃款未退赔。

  据了解,京泽公司与富华公司同为某国企的全资子

  公司,属国有企业性质。故刘松壮属于国家工作人员。

  >>供述

  亏太多被迫多次作案

  法庭上,刘松壮称,1999年至2006年间,他同时负责富华公司、京泽公司的财务工作。由于两公司的实际负责人金某另有职务,他的人名章和公司财务章都由其保管,财务支出可以由其电话请示后先领取支票再补签字。

  其间,刘松壮编造虚假业务,先后三次从富华公司和京泽公司领取总计288万余元的支票,存入以其妻子金某名义开设的股票账户中,并委托韩某、王某帮其炒股。他还曾将自己借的一部分钱也投入到股票账户中。

  为掩饰挪用公款的事实,刘松壮通过他人伪造财务凭证、利息清单、往来款收据、银行存单等单据。“我想归还公款,但因为股票账户亏损严重,被迫第二次、第三次挪用公款,后来实在无力偿还,才想到潜逃。”

  庭审时,刘松壮称事后十分懊恼、后悔,逃亡的6年里,他度日如年,感觉比现在蹲在看守所还难受。

  另据了解,案发后,刘松壮的妻子金某提供证言称,她对刘松壮以自己名义开设账户炒股的事并不知情,在2007年刘松壮潜逃后,她才得知丈夫挪用公款的情况,此后也未与其再联系。

  >>判决

  两罪并罚终审判16年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

  刘松壮的行为已构成挪用公款罪和贪污罪。鉴于刘松壮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依法从轻处罚。最终,法院一审以刘松壮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6年。判决刘松壮退赔288万余元发还受害公司。

  刘松壮不服一审判决,向市一中院提出上诉,他认为自己有自首情节;且原判认定其犯贪污罪的事实不清。

  虽然业绩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但是沃华医药这次并没有像此前披露年报一样进行大手笔分红,披露2014年年报时公司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1元(含税),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2股,但是半年报中公司却表示,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公积金转增股本。

  沃华医药的确算的上是率先披露半年报的上市公司,因为沪市的首份半年报东睦股份也要到7月14日晚间才披露,而深市紧随其后披露半年报的公司美好集团和宝新能源也要等到7月11日。

  市一中院经查认为,2007年7月刘松壮作案后潜逃,时间长达6年,2014年5月刘松壮因赌博被司法机关传唤后,并未如实供述其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还编造虚假身份,企图逃避法律制裁。刘松壮不具有自首情节。此项上诉理由不成立,故不予采纳。

  对于刘松壮所提原判认定其犯贪污罪的事实不清的上诉理由,市一中院认为,刘松壮挪用公款至个人股票账户炒股,亏损后携带清户资金潜逃,按照法律规定对其携带挪用的公款部分,应以贪污罪定罪处罚。鉴于刘松壮将公款和个人款项混同炒作,导致清户资金无法区分性质,故原判以该股票账户中公共财产和个人财产的投入比例为基础,按照对被告人有利的原则,认定贪污公款数额为8万余元的事实清楚。市一中院终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记者杨凤临)

澳门金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