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水在线 > 国内 > 正文

非公有制经济,前路春光依然 收买一律追究刑责


17/05/08    来源:http://www.tarjum.com 太阳城娱乐网站

  “我在这里重申,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没有变,我们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没有变,我们致力于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和提供更多机会的方针政策没有变。”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3月4日下午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民建、工商联界委员联组会时的重要讲话,在“两会时间”全文播发,给广大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吃了颗“定心丸”。

(资料图片)

  从基本经济制度到对非公有制经济的方针政策,从贯彻落实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到民营企业如何争取新常态下的新作为、新提升、新发展,再到新型政商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紧紧围绕大家关心的问题展开,讲话坚持真理、驳斥谬误,解疑释惑、提振信心,抑浊扬清、祛邪扶正,透着浓浓的暖意、诚意和善意。比如,在论述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时,习近平用了“非公有制经济是稳定经济的重要基础,是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是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是金融发展的重要依托,是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力量”这一新提法,来评价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

  这是一个实事求是、恰如其分的评价。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非公有制经济发挥的正能量越来越巨大,地位越来越举足轻重,从数据中可看出端倪——目前非公有制经济组织数量已占市场主体的90%,对GDP的贡献率超过60%,就业贡献率超过80%。

  体量越大,责任越大。在当前全球经济低迷的形势下,能否保障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直接关系到我国经济能否爬坡过坎、行稳致远。共克时艰,信心很重要。不畏浮云遮望眼,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我国仍然是全球投资机会最好的国家”,“我国发展一时一事会有波动,但长远看还是东风浩荡”。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十三五”规划建议已提出,“鼓励民营企业依法进入更多领域,引入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更好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从习近平总书记讲话中列举的种种政策利好不难看出,进入“十三五”时期,无论是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还是广大非公有制经济人士施展抱负,都将拥有更加广阔的舞台、更加美好的前景。

  收买被拐妇女儿童一律追究刑责

  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同时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去年10月,首次被提请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草案,拟将上述规定修改为,对于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前不久在京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再次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对这一条款进行了进一步修改,把收卖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分开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据介绍,上述修改的原因是,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部门和地方提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和收买被拐卖的儿童情况有所不同,在刑事政策的掌握和处罚上应有所区别,对后一种情况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应当慎重。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再次审议这一草案时,一些常委会委员和列席人员提出,没有买方市场就不会滋生卖方市场,对收买被拐妇女、儿童的,都不应当免除处罚。

  彻底清除被拐儿童买方市场

  “建议进一步修改完善拐卖妇女、儿童罪。”韩晓武委员说,草案对收买被拐卖儿童的,取消了“减轻或者免除”的规定。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还不够。因为新的规定仍保留了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的规定。

  韩晓武指出,这一规定的动机是好的。从具体案例来看,这样规定可以降低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儿童的难度,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说有利于保护被拐卖儿童不受虐待。但这种“从轻”规定不利于打击、震慑拐卖儿童犯罪,不利于彻底清除拐卖儿童的买方市场,甚至客观上催生拐卖儿童犯罪分子的作案动机,特别是与当前社会上要求严厉打击拐卖儿童犯罪的呼声不一致。

  “前一段网上盛传一个帖子,呼吁拐卖儿童的一律判死刑。”韩晓武说,这虽然有些过激,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希望严厉打击拐卖儿童犯罪的期盼。因此,建议对刑法有关收买被拐卖儿童的规定作彻底修改,删除“可以从轻处罚”的规定,以此明确收买儿童就是犯罪,必将受到严厉处罚,从而给怀有犯罪意图的不法分子以更强的震慑,更好地保护儿童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

  韩晓武强调,收买儿童本身已独立构成犯罪,犯罪行为人没有虐待或阻碍解救只能说没有新的犯罪行为发生,而不应因此减轻收买儿童之罪。反过来说,如果有虐待、阻碍解救的行为,则应视为在拐卖罪基础上又犯了新罪,可数罪并罚、加重处罚。

  “我非常赞同韩晓武委员的意见。”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赵东花说,新草案关于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有关条款有一定进步,但还不到位。这一规定的修改一定要一步到位。建议删除“可以从轻处罚”的规定。

  谢小军委员也表示赞同韩晓武委员的意见。他说,有买才有卖,不严厉打击买卖双方,就不能很好地禁绝拐卖儿童犯罪。如果对被拐儿童收买以后,还要虐待,还要阻碍解救,那就应当从重处罚。

  对收买妇女者不可免除处罚

  “我在上一次审议时提出,收买儿童不能免除处罚,这个意见被新草案吸收了。”郑功成委员说,但草案仍有收买妇女免除处罚的规定。如果因收买人不阻碍被买妇女返回原居住地就可以免除处罚,将意味着我们承认人口是可以买卖的,妇女是可以买卖的。只要没有虐待,不阻止其返回原居住地,就可以免于处罚,这无疑是站不住脚的。

  郑功成指出,买卖儿童、妇女都是违背当事人意愿的,都会对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造成伤害。如果我们承认人口不能买卖,买卖人口是犯罪,那么就不能免除处罚,应当视情节及后果可以减轻处罚。因此,建议对收买被拐卖妇女的取消免除处罚的规定。

  汪毅夫委员也认为,草案的这一规定虽然符合视情节轻重量刑的原则,也有助于打拐解救工作的进行,但是毕竟使得其中的部分涉案人员免除处罚。建议删除“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免除处罚”的规定。

  范徐丽泰委员说,只要条文中有“免除处罚”的规定,收买妇女的人就会有侥幸心理。收买被拐儿童的一定要处罚,但收买被拐妇女的有可能不处罚,这给社会释放了一个不好的信息。从实际效果考虑,应将“免除处罚”删去。轻判可以,但是不能免除处罚。

  全国人大代表甘善泽也认为,应删除对收买被拐妇女的“免除处罚”的规定。因为在买卖妇女过程中,都会有违背妇女意愿,胁迫、欺骗、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甚至出现性侵犯行为,对受害人造成严重伤害。

  陈国令委员建议,将上述规定的“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于处罚”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于处罚”改为“可以从轻处罚”,和前款的收买被拐儿童的处罚规定相同。被买卖的妇女大部分是农村的,没有文化,她们和儿童一样是弱势群体,应该受到很好保护。要保护这部分人,必须打击卖方和买方,双管齐下,没有买方就不会滋生卖方。因此,应该让社会认识到收买被拐妇女行为是犯罪,要受到处罚,这样有利于强化公民守法意识。可以从轻处罚,但不能免除处罚,否则就容易在广大农村滋生滋长贩卖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

  张平委员建议提高收买和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刑罚。同时,取消对收买妇女儿童行为的免除处罚规定,因为从轻、减轻已经是十分宽大了。

  当然,提振发展信心,“内”“外”兼修,一个也不能少。对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广大非公有制经济人士而言,“内修”既体现在企业内在活力和创造力的竞相迸发、争先恐后上,也表现在民营企业家的守法经营、义利兼顾、回报社会上。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再三强调的,“非公有制经济要健康发展,前提是非公有制经济人士要健康成长”。什么是企业的安身立命之本,什么底线不能破,什么事情坚决不能做,习近平总书记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自当心中有数。

  “外修”,就是为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解决燃眉之急、心腹之患、后顾之忧,提供亲商、安商、富商的良好政策环境和社会氛围。说白了,就是通过净化政治生态、经济生态,理顺市场秩序、还市场以本来的面目,使那些遵纪守法办企业、光明正大搞经营的不断做大做强做优,同时,让那些靠旁门左道、歪门邪道搞经营的没有立足之地。要实现这些目标,各地区各部门就要按照总书记强调的“一分部署,九分落实”,与中央政策含金量匹配的配套措施要跟上,针对政策执行中“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现象的解决之道要跟上,简政放权、办事效率要跟上,营造“最能聚人聚财、最有利于发展”的法治化环境要跟上,“老虎”“苍蝇”一起打的正风反腐力度要跟上……跟上,就是讲政治、讲大局、讲核心、讲看齐。(记者 陈治治)

  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欧阳昌琼建议将上述规定修改为,收买被拐卖儿童,存在虐待行为,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从重处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违背其意愿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从重处罚。记者陈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