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水在线 > 财经 > 正文

厦门一国资项目招标涉嫌腐败 扫码租车为何遭遇黑手


17/08/03    来源:http://www.tarjum.com 太阳城代理

  近日,《经济参考报》记者接到线人举报称,纯国资投资的福建省大型金融综合体厦门海西金谷广场的幕墙工程项目招标涉嫌存在腐败行为。海西金谷广场幕墙工程项目造价预算2亿多元,记者日前赶赴福建厦门对该项目招标一事进行了详细深入的调查。

  8家遭废标引争议

记者用手机扫描破损二维码,信息无法识别。

  据了解,自2012年9月开工建设的海西金谷广场总投资25亿元、总建筑面积43万平方米,被称为福建省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大型金融综合体项目,厦门力求用5年时间将其建成海西规模最大的金融要素交易平台和财富管理中心。

  2015年4月,招标人厦门市开元国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开元国投”)委托招标代理机构福建省闽建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简称“闽建公司”),就合同估算价26000万元的海西金谷广场幕墙工程进行招标,建设资金来源为国有自筹。同年5月5日海西金谷广场幕墙工程项目公开开标,5月7日公示中标结果显示,江河创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江河创建”)以22518.60万元的价格中标,公示期为5月8日至5月11日。

  然而此结果一出,便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参与投标的多家公司反映招标违反常规且涉嫌存在严重腐败。据介绍,参与此次投标的共有9家企业,但其中8家企业竟均以各种理由被废标,最后仅剩江河创建一家公司入围并最终以最高价中标。

  最令人震惊的是,江河创建的报价书竟然与招标人提供的成本预警价造价文件高度一致,甚至连工程用量(精确到小数点后6位数)也完全一致。无独有偶,投标人西安飞机工业装饰装修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系上市公司西飞国际子公司,简称“西飞装饰”)的投标报价是22518.5万元,与江河创建投标报价仅相差0.1万元,且两家的投标文件相似度高达99%以上,其中绝大多数子项目用量小数点后六位数均完全一致,涉嫌串标、围标。业内人士认为,除非投标人事先掌握了招标内幕资料,否则这一情况在实际招投标过程中是不可能出现的,存在招标人或者招标代理机构等知情单位违法泄露秘密文件或与投标人违法串标的重大嫌疑。

  专家详述投标过程

  据业内专家介绍,海西金谷广场幕墙工程项目招标过程是这样的:首先,招标人委托招标公司采用一种工程造价软件即《海迈工程量清单计价软件2008》(简称“海迈软件”),根据工程实际情况、市场行情等编制了一个EQD格式的成本预警价造价文件,文件中包含了完整的造价编制过程及结果记录,通过计价软件的报表功能可以导出excel格式的成本预警价总价。这一文件经厦门市造价站备案审核修定后由其上传至厦门市电子招投标交易管理平台(外部人看不到的内部平台),同时上传的还有一份由其导出的可以公开的excel格式的成本预警价表格文件夹——《成本预警价总价-导出(海西金谷广场幕墙工程)》,但EQD格式的造价文件在开标前是绝对保密的。

  与此同时,招标人将上述导出的《成本预警价总价-导出(海西金谷广场幕墙工程)》文件夹公开发布给所有投标人,其中包括excel格式《成本预警价总价》、《工程项目造价汇总表》、《分部分量工程量清单与计价表》、《人工、材料、机械台班价格表》(简称“《汇总表》”)等系列表格。每个投标人在收到招标方发布的上述系列表格后,需将其导入海迈软件,然后根据各自公司的实际情况对各种人工定额、材料替换、材料用量等细项进行调整,最终形成各自的EQD格式文件。最后每个投标人可以将自己的EQD格式文件转换成TB格式文件并递交给招标方,这个TB格式文件无法手动修改,必须由EQD格式文件直接导出打印。

  而当投标人将招标人发布的成本预警价系列表格导入海迈软件时,该软件仅能自动获取的人工、材料、机械项目类别为124项,其余56项为新增的项目,需投标人在已识别出的124项基础上,对人工定额、材料用量等进行调整后汇总得出。又由于每个投标人在材料用量调整、相应材料项目编码顺序变动等方面的方式方法与造价咨询单位无法做到完全相同,故每个投标人做出的投标报价书中的人工、材料、机械台班合计用量不可能和造价咨询单位的成本预警价清单内容完全一致,如果各项目用量小数点后六位数都一致则更是天方夜谭。也就是说,每个投标人最终提交TB格式文件中的《汇总表》与招标方发布的《汇总表》必然不同。

  然而,在江河创建对外公示的《汇总表》中的180条项目竟然与招标方发布的《汇总表》中178条项目在项目编码、人工用量、材料用量、机械台班用量、各项材料的编排顺序几乎完全一致,包括工程用量精确到小数点后6位数也完全一致。如第6项自攻螺丝的单价均为0.03元,用量均为1321509.392056个;第19项氧气的单价均为23.8元,用量均为1013.4649m3,江河创建和招标方发布的均都完全一致,不胜枚举。《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江河创建只对第170项和第172项的用量和单价进行了微调,项目编码排序没有变动,总价因此下降了600元。而西飞装饰与江河创建两家的投标文件《汇总表》中的180条项目中竟然有179条完全相符,包括子项目用量小数点后六位数都完全一致。

  招标标底与报价书高度相似

  记者经与部分专家多次使用海迈软件进行操作发现,无论是做出与招标标底几乎完全一致的报价书,还是做出西飞装饰与江河创建两家投标公司几乎完全一致的报价书,都是无法实现的。

  举报人指出,众多项目用量包括小数点后六位都完全一致的报价书出现的概率远远低于中双色球、大乐透等头奖的几率,这是投标人在正常投标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也就是说根本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有投标人事先串标并获得招标方才拥有的成本预警价EQD格式的文件才能做出上述完全一致的报价。

  让举报人纳闷的是,这种情况任何一个不是专家的一般工程人员只要花十分钟就可以看出其中涉嫌围标、串标的问题,为什么那么多评标专家反而看不出来呢?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6月23日,厦门市建设局就此次招标问题投诉专门下发的《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投诉处理决定书》(厦建招诉决[2015]6号)指出,此次招标商务标评标委员会在评审过程中存在评审缺失情形,并责令其依法组织处理。与此同时,厦门市建设局已将该项投诉的有效线索及证据资料移送相关部门进一步调查处理。另据了解,在部分公司坚持投诉反映下,厦门市纪委对此事高度重视,也在积极调查处理。

  2015年底,《经济参考报》记者就上述招标事宜分别走访了招标人、招标代理机构及行政主管部门。厦门市建设工程招投标管理办公室、厦门市建设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待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接到相关公司关于此次招投标的投诉并正在依法调查处理。

  记者将有关书面采访提纲递交给了上述主管部门及招标人、招标代理机构,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仅招标人进行了回复。2016年1月18日,开元国投书面回复称:“(海西金谷广场幕墙工程)评标结果均已公示,公示中对被废标投标人的废标理由已有充分叙述,且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在处理相关投诉时均已调阅核实了有关评标资料,并已发出行政监督意见书和投诉处理决定书且送达招标人及各投标投诉人,目前我司正委托招标代理机构按行政监督意见书和投诉处理决定书的要求进行后续的工作;对于本工程招标的成本预警价文件投诉事项,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已将有关资料呈送市公安局,市公安局经核实后已有明确否定的结论,并以公文往来方式送达市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本工程的投诉处理均在市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严格监督下进行,个别投诉人针对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发出的行政监督意见书和投诉处理决定书存有不同意见并向省建设厅提请了行政复议,省建设厅经审查核实后给予了驳回,维持市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处理决定。”

  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本工程中标结果一直未予公布,海西金谷广场幕墙工程招投标争议的处理陷于搁置的状态。据来自中国招标投标协会的多位不愿具名的专家指出,在仅剩一个最高报价的投标未被否决的情况下,投标已明显缺乏竞争,评标委员会仍将该投标人确定为中标候选人,与《招投投标法》“提高经济效益”的立法目的、与国有资金投资项目的招标目的均相背离。专家组审慎论证后认为,此次招标存在重大瑕疵,为充分实现招投标程序的价值,对该工程启动重新招标的程序更为适宜。

  近半年来,多个远郊区推广扫码租车服务,市民只需一部手机,通过临时冻结押金或以信用积分作为担保,就能把车骑走。在租车门槛降低后,外地游客也能享受北京的公共服务。

  这本是一桩好事。可是,记者近日在昌平多个公共自行车点走访发现,贴在车桩上的二维码遭到人为破坏。其中,在天通苑、回龙观、霍营地铁站等人流密集区域内,破损二维码更占到了总数的三成。大量自行车因扫码失败无法取出,这让市民们气愤不已。

  现场

  租车二维码遭破坏

  昨天下午,天通苑地铁站东侧,近三十辆“小蓝车”依次排开,静静地等候着绿色出行的人们。

  记者看到,闸机上标注着两种取车方式:一种是使用借车卡;一种是打开手机软件,扫描贴在车桩上的租车二维码。记者选取了扫码取车,可是没几辆车能骑走。原来,有人用钥匙等硬物将二维码贴纸划破,导致图形缺失读取失败。这种情况在霍营地铁站、回龙观东地铁站外也大量存在,一些二维码甚至被撕除。想租车的市民只好拿着手机,站在二维码完好的车桩前“等车”,等别人还一辆,他再取走一辆。在旁边趴活儿的黑车司机嘲笑称,“还是坐我车走吧,方便!”

  经粗略统计,在天通苑、霍营、回龙观东地铁站旁的租车点中,近三成的二维码被损坏。而在远离地铁站的龙跃苑等小区内,受损二维码则十分罕见。可见,人流集中、用车需求大的租车点是被破坏的重灾区。

  体验

  “互联网+”租车很方便

  据统计,去年昌平区共办理租车卡约两万张,日均租借1.4万次。市民吴先生说,昌平区有几个大型社区,居民们普遍面临“最后一公里”的接驳问题,其中,年轻人是公共自行车主要用户。

  去年8月起,昌平区自行车桩出现二维码,用户使用手机即可扫码租车。其中,游客通道有预授权租车和芝麻信用租车两种模式,前者可扫码确认订单,冻结200元押金,还车后自动解冻;后者若芝麻信用积分达到600分,可享受免押金租车,且租车不耗分。在首个小时租车免费的情况下,若租车超时,费用直接由支付宝账户代扣。因其使用便捷,“互联网+”的租车方式受到年轻人的青睐。

  昨天,记者现场体验了芝麻信用租车模式:扫描二维码后,手机立刻弹出相关界面,确认订单、符合条件后完成注册。闸机发出“请取车”声音后,“吧嗒”一声自行车解锁,整个取车过程不到一分钟。还车时,直接将车头插入闸机,听到“车已还好”声音后,不必再进行手机操作,整个租车过程简便流畅。

  追问

  到底是谁划了二维码

  如此便捷的扫码租车为何遭遇黑手?有市民质疑,受公共自行车影响最大的就是黑车。但霍营派出所巡警告诉记者,每个租车点都配备了摄像头,自行车管理方可以随时调取录像。赵女士也是公租自行车的用户,她分析,地铁站旁二维码破损严重,是因为那里存在抢车的情况。早晚高峰时段,天通苑站自行车供需紧张,一些持卡用户可能会破坏二维码以免车辆“分流”,减轻自己的用车压力。

  林先生则补充说,也不排除是扫码用户所为。由于每根车桩配置的二维码是专属且唯一的,不排除扫码用户将二维码拍到手机后,再将二维码破坏。这样再借车时,读取已经拍下的二维码就可借车,相当于一个人霸占了一根车桩。

  说法

  二维码修复成本高

  今天上午,昌平区公共自行车管理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证实,他们已接到大量用户投诉,反映天通苑等地租车二维码被划毁、涂抹等情况,具体原因有待进一步查清。

  他解释,昌平区是在统一安装公共自行车桩后,才引入扫码服务的,所以二维码是后贴的,裸露在外,确实容易遭人损坏。在有的城区,二维码安装在车桩内部,但昌平区重新更换车桩不太现实。这位工作人员说,二维码损坏起来容易,但修复成本很高,需要将信息发送到后台,逐个核对信息,这将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

  本报记者张骁

  北京市百伦律师事务所和北京市宏欣律师事务所在对上述招标事宜进行综上分析和论证后认为,江河创建报价书《人工、材料、机械台班价格表》中的内容与成本预警价中的相应内容高度的一致性、该公司投标报价显著的不合常理性等,能够反映出江河创建存在相当的串通投标的可能性,海西金谷广场幕墙工程应依法重新招标或者评标。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国清博士也就此指出,江河创建明显涉嫌与相关单位存在串通关系,事前获悉招标工程的内部秘密文件即成本预警价EQD版造价文件并暗箱操作,违反了招投标法相关规定及公平公正公开原则,严重扰乱了建筑市场秩序,应予废标处理并严肃追究有关当事人的刑事、民事责任。他建议有关部门从EQD格式造价文件的掌握部门(包括厦门市造价站、厦门市电子招投标交易管理平台、招标人等)入手,彻查此次违规招标背后的利益链条,真正营造公开、公平、公正的招投标环境。

  文并摄 J243